宗盐拉着牵引绳,把司疆扔到洗手间里。

    男人惊魂未定,视线粘在她身上,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要关我,惩罚我吗?

    和被抛弃相比,也,不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司疆努力说服自己,控制住想逃离这个空间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宗盐的语气和命令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满是伤痕的手落到身上,把上衣和裤子脱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条内裤,卡在胯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