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行编程者文学网>穿越>关于我所爱的张颂文 > 第二章 张译和张颂文并不美妙的初恋记忆
    “抱歉,对于您问我的表演技巧属于方法派还是体验派这个问题呢,恐怕我也不能清晰的回答。

    不过很多时候,哪怕脱离切实体验,也有许多方法可以很好的完成表演。我打个比方啊,比如说爱,如果你从未体验过爱,那么要如何演出爱的感觉呢?其实你只需知道,爱一个人,必然眼睛要看向他,身体常常向他倾斜,你的情绪都是为他所动,你会因他而喜悦或痛苦,只要表现出这几点,在旁人看来,你就是爱着他的——咔。”

    张译按下关机键,彩色影像中西装革履侃侃而谈的自己霎时噤声,房间内空气重新恢复沉闷。瘦长黑影在屏幕反光中沉默片刻,按了按太阳穴,才终于发觉日渐西斜,暗橙色光晕被窗棱切割,静静斜映在墙面。

    休假在家的日子很难对时间产生概念,他张译也不是什么自律人士,只是什么都没有做,一天就已经步入尾声,实在是有些太颓丧。在夕阳落寞的光晕中,虚无如溺水般从四方涌来,他像是被卷入离岸潮,举目皆是一片窒息的空茫。

    手机里没有收到来自张颂文的任何信息,他又眯着眼,细细浏览了每一条短信、私信和未接来电,重点注意每一条开头语为“张译”的长篇文字,发觉落款都是一些广告发布会和采访的邀请。微信里,张颂文的对话框静悄悄,只有一条拼多多帮忙砍一刀的链接静静悬浮在最上方,像日期为一个月前,这才终于确认,张颂文,是真的一条消息也没有发来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感觉自己最近尤其倒霉。虽然这霉运已经伴随了他大半生,按理说早就习以为常,然而,在新戏即将杀青这几天却突然达到了人生倒霉的巅峰,让张译终于有些吃不消。好在拍摄算是勉强圆满结束,他选择休息些日子,在家里装鸵鸟,以免有大风刮来什么杂物砸在自己头上,或者走在街头迎面被泼一盆水。安安稳稳窝了一整天,并没有什么倒霉事发生,这让张译松了口气,顿时发觉有些口干舌燥。站起身,走向齐腰高的茶几想要去接杯水喝,刚迈两步,可能是睡得多了头脑发昏,身体一歪,腰猛的撞上桌角,胳膊将桌边的玻璃杯刮倒,杯子摔向地面,碎成大片玻璃渣,脆响乍起,地面漾起一道粼粼光斑,如河水被风吹皱。他恍惚地低头看着碎片,却总觉得其实有些东西早就碎了,也像这玻璃杯一样,冰冰凉凉,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似乎那天,在一个茶室包间里他也是这样失手打碎一支玻璃茶杯,或许是玻璃碎片将吊灯反射成更多更耀眼的光点,晃得他有些看不清当时张颂文是什么表情,却只能听到他在自己耳边笑,笑得真难听,呼噜呼噜的,像只小猪在哼哼。等一等,怎么又是张颂文,能不能先让这位从脑中暂时离席,当务之急是仔细整理一下思绪,想想是从哪天开始撞邪,究竟是不经意冒犯了哪路神仙,还是不小心踢了谁的坟,寻思了半天,没找出什么结果,最终还是托助理预约到一位北京民间最出名的神婆。

    2023年10月,张译捧着手机等了又等,终于,他看一眼日程表,从紧凑的时间海绵硬是挤出一点水分,买了张去周庄的机票。

    这位神婆家住北京六环外一所双层小楼,衣着淳朴,与当地街边任意一位慈祥阿婆无异,年龄看着半百有余,头上长了几绺银丝。她摆起两个搪瓷碗,一碗接水,一碗烧符,绕张译走了一圈半,嘴里念念叨叨唱着,双指并起来捻了两式,也不知掐得是哪种诀。

    张译突然感觉眉间一凉,原来是阿婆用指尖蘸了水,贴在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2023年10月,在周庄的酒店房间,张译摊开本泛黄的破旧小册子,纸页已有些发脆,旧迹斑驳,封面模模糊糊印了中华民俗巫术几个大字,最下方藏着一排芝麻小字:个人印刷出版,定价五元。说到这本书的来历,张译颇为自豪,这是在某景区街边小摊中,从一位大爷手里砍掉三十多块钱,才以二十元价格抢到手的。他翻开目录,开头一排是求好运的秘法,再翻,就成了求姻缘,再翻,是求财运,翻到最后,总算看到一行文字:封心锁爱,移魂转念。